• 虚位以待
  • 虚位以待
  • 虚位以待
  • 原汁酱油
  •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
  • 东阿阿胶
  • 茌平黑陶
  • 东昌葫芦
  • 紫薯
  •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

您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 商业文化 > 官商、?煊胱嫦染?讨?

商业文化

官商、?煊胱嫦染?讨?


 
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专栏作家 老愚

  “世道变?了,做不得好人了!”三十年前,当我从地主出身 的母亲嘴里听到这句话时,反应是本能的拒斥。喇叭里正在鼓噪拨乱反正的主题,正在读中学的我满脑子理想,渴望作为也以为自己能作为。人心是真的坏了,繁花 似锦的春天也令人惶恐。

  北京每年都会刮起怪风,无休止的嗖嗖声令人心烦。看着满树繁华被看不见的硬手摘下来,豪雨一般悬在空中,转眼间掉到地上,我是伤感的,内心里总希望 花朵们能多装饰几天季节,给予人些许曼妙之感。但今年,我的心里是快慰的,虚假的春天该零落了。

  原中国首富荣智健“黯然离去”,又一个财富传奇的主角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。他所掌控的国企中信富泰,因为去年一桩外汇对冲交易而巨亏,按照第十四 期《第一财经周刊》的报道,即使不计入这笔烂账,“2008年中信泰富的利润下降了81%,是公司创立以来的最差年度业绩。”他领导的公司领导层被指控有 意隐瞒财务状况,涉嫌窜谋欺诈。“如果确认荣智健为最终责任人,按照香港法例,他有可能最高获罪14年。”这是又一个权贵资本家的谢幕。

  在此之前,他已经快把国企变成了荣氏的后花园,儿子、女儿相继进入公司,并迅速身居要职。他似乎决心把由父亲荣毅仁创办的这家中信集团的亲生儿打上 氏族徽记。第十期《看天下》杂志称,荣智健最像香港企业大亨的地方,是“把企业牢牢抓在自己手里”。67岁的荣智健早已过了国企领导人退休年龄,但他依旧 不肯退出。他还未等到自己期望的那一天,就被舆论的洪水淹没了。

  他 的曾祖父荣熙泰曾经留下家训:固守稳健、谨慎行事、绝不投机。但他最终还是毁在投机上。他的一系列左右腾挪,长袖善舞,无一不与其身上的“政商”标签有 关。第十四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报道指出,“通过一次次蛇吞象的收购举措,”荣智健方才建立了自己庞大的商业帝国。他所开创的“公私分明、公私混合、共同投 资、共同发展”的体制,使他很快暴富。2002年,荣智健成为中国首富。他以“资本家的后代”和香港新一代富豪自居,过着极端奢侈的生活,平时行事低调, 在周末会带着私人厨师到欧洲庄园逍遥享受。为了满足女儿出海游泳的爱好,他特意购买了价值逾千万港元的新游艇。因此被讥为“挥金如土纨绔富豪”。在香港人 心目中,他还是一个为了敛财而不择手段的地头蛇,2005年他把自己参股的东西两区海底隧道强行加价60%,使车辆涌向唯一不加价的隧道,导致严重拥堵事 件。这样一个人,此前一直被视为财富英雄,一举一动都仿佛影响着民族的命运。

  他不可谓不聪明,但正是这丧失本分的聪明害了他。他要在两个制度的缝隙里攫取财富,亦官亦商,赢了是他的本事,输了有国家给补上——不论这窟窿有多 大。资本逐利的本性,彻底将红色资本家的后代塑造成了一个张扬强硬的霸王。他的令人炫目的“个性”,是由大陆无数国民的血汗钱浇灌而成的。郎咸平先生有 “黑领”之说,他估计“以寄生垄断为业的黑领在全国约有2000万以上。”他们“垄断了包括政治、法律、经济、信息在内的一切社会资源,他们消耗了至少一 半以上的中国国民收入。”

  郎咸平先生是这样描述“黑领”形象的:“他们的衣服是黑色 的,汽车是黑色的,脸色是黑色的。他们的收入是隐蔽的,生活是隐蔽的,工作是隐蔽的……所谓隐蔽,就是像站在黑夜里的黑衣人,你知道他在,他也知道他在, 但你不知道他什么样,在做什么。他们就是就职于政府和官有垄断企业的那个庞大群体。”

  我以为荣智健就是这样一个大大的“黑领”。

  对本土企业家,社会所津津乐道的是其“经营技巧、商业智慧和官场打交道的能力”。 学者傅国涌撰文尖锐批评道,人们追错了根。好像是为了给当代企业家上以堂历史课,第十六期《南方人物周刊》推出了大篇幅的专题《被遗忘的近代企业家》。编 者从中国历史上曾经大放光辉的一代企业家身上提炼出如下的主题:他们开创了中国的传统财富精神,实业救国、利国利民,达则兼济天下。杂志依次为读者介绍了 陈光甫、卢作孚、刘鸿生、张元济等人的传奇故事。

  财经评论家叶檀女士认为,如果把现在一流的企业家和清末民国一流企业家相比,高下立判。她断言“反商文化吞噬了一切,目前的失信泛滥正是传统基因缺 失的结果。”

  没有了财富道德,官商勾结的企业家在榨取劳动者的血汗之际,还将毁坏人类的家园,致 人于死地。第十一期《凤凰周刊》推出的封面故事为:中国的百处致癌危地。这些遍布各地的“癌症村”,多处于城市工业园区周边地带、河流下游,或者矿山附 近,受到工业废水、废气、废渣、生活垃圾以及重金属等多重复合性污染。最年轻的死者仅有12岁。

  记者邓飞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为生存权而毁掉的家庭。在一个离北京天安门不足五十公里的村子里,村民冯军的两个女儿先后患了白血病。他怀疑是马路对面的 化工厂造的孽,和妻子取了井水自费送去化验,结果证实:水已经被严重污染。当地官员和环保部门无人相信他的说法,人家拿出了更权威的结论:水质合格。工厂 扩建,他被迫卖了房子。花光所有的积蓄后,债台高筑,但要治好大女儿的病还需三十万元,他原想跟工厂要个说法,对方赔偿的钱或许能挽救大女儿的生命,但无 人理睬他,在他倾家荡产成为东躲西藏的访民后,17岁的大女儿冯雅楠死了。妻子带着患病的小女儿离开了,他成了一个上访钉子户,“能够持续倾诉数小时”, 恐怕完全可以归入北大教授孙东东所说的精神病的行列了。被冯军告上法庭的金铭公司,根本不承认自己是“当地生态的最大破坏者”,其雇佣的律师在法庭上讥笑 冯军说:“一定量的砷还能治疗癌症。”

  该公司所在的夏垫镇成为河北大厂县最重要的工业园,政府表示还要加大对企业的服务力度。冯军对记者说,他知道自己会输。因为他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  优秀的民营企业也正在经历剧痛。或许可以用行内一位资深人士的话来表述:“企业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,没有一家公司能在危机面前免疫。”急速扩张带来 的质量问题,似乎正在拷问他们的道德承受力。

  第七期《中国企业家》以“万科归零”为题,介绍了王石及其伙伴的现在进行时。在经历了去年的一系列负面事件后,他们决定从头做起,重回消费者价值, 改变因追求速度及规模而产生的弊端。这家以“不行贿”而自立的伟大公司,已经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眼中钉,深感成长环境之“严苛”。他们必须夹紧尾巴做人, 才能跨过500亿元的成长之槛。

  另一家公司,以挑战传统旅游业而成就自己伟业的携程,也面 临诸多挑战:一方面是合作伙伴企图压缩其利润空间,另一方面,无数后起者试图从他碗里分一杯羹。第七期《数字商业时代》报道说,携程的领头人范敏已经意识 到,要开始第二程,就必须在组织内重塑企业精神。

  民营企业奋发图强,一些国有企业的表现却令人齿寒。《数字商业时代》“上市公司(铁公鸡)”排行榜披露:有五家公司连续十年以上不分红,他们分别是 金杯汽车(14年),上工申贝(13年),二纺机(12年),国兴地产(11年),西北轴承(10年)。

  创造的苟活着,挥霍的放肆着。


版权所有:聊城商会  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  邮编:252000;鲁ICP备17056006号-1
电子邮箱:lcshlycjh@163.com  联系电话:0635-8377577   8377818   13869558388 
技术支持:红鹰网络